此“胶”与彼“胶”—从传统鳔胶制作工艺谈家具粘合剂的应用

赏新阅木|赵卫平\文 郑昕彦、王岳 | 摄影2017-07-07
 
  在中国北方的传统家具制作中,“胶”是一种常用的辅料。传统意义上的胶,称为“鳔胶”,木器行内简称为“鳔”,主要有鱼鳔和猪鳔,由动物的皮肤、内脏制成。当代家具也少不了用胶,但均为化学合成胶。动物鳔胶和化学胶,虽然都是“胶”,都能起到固化家具的作用,但两者在本质上大相径庭,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此胶”与“彼胶”之别,值得深究。
鱼鳔胶 - 万能看图王_副本_副本_副本
  传统的“鳔胶”,取材天然、选料讲究,有严格的制作工艺,其最大的优点是:在常温下会凝结成固体,从而产生极强的黏性,受热时则会化为液体,黏性自行消解。与化学胶相比,动物鳔胶的粘合力更为强劲持久,而其特有的 “可逆性”,则是木器行极为看重的,也是“此胶”与“彼胶”天差地别的根源所在。为什么“可逆性”如此重要,这要从中国家具与众不同的结构特性说起。  
  中国家具的结构设计和美学思想均源于中国建筑,对于榫卯的运用极为讲究。榫卯,体现了中华木作对结构的精妙控制——不仅能实现框架组合的复杂多变,而且还可以存世数百年。一件普通的木制家具可以经历数百年,究其奥秘,榫卯结构中的“可灵活拆解替换”甚至比“牢固结合”更为重要——家具有了随时修缮的机会,才能够历久弥新。对此,“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既要在加固时提供有力辅助,又不能在拆解修复时成为阻碍。  
  正因如此,木器行里才会将不具备“可逆性”的胶,称作“绝户胶”。时下盛行的化学胶多归于此列;也正因如此,“鳔胶”才会成为中国家具优秀工艺中不可磨灭的经典符号。  
  传统的鳔胶,从采集、制作、加工,工艺繁复,如今,它在当代家具生产中几乎名存实亡,只有极少数有传统师承的老匠人才能说出其中门道,比如原龙顺成硬木家具修复专家王继众。利用有限的条件,王继众和他的技艺传承人王岳,将木器行对鳔胶的使用过程进行了完整的梳理和展示。  

1.  鳔胶采集
  
  传统木器行多用鱼鳔、猪鳔。鱼鳔取自海鱼(以前比较讲究的是取自海鱼的皮肤,以鲨鱼皮最佳,故称“鱼皮鳔”;后来大多用内脏,统称为“鱼鳔”),猪鳔取自猪皮(故称猪皮鳔)。动物鳔胶的原料粗加工,曾经是有专属行当的,属于木作行的上游。他们收集动物组织并以特有的方法制鳔,木器行、木作匠人购回后须通过泡鳔、砸鳔等再加工,使其产生“嘬力”,用于家具粘合。
01 熬好的猪鳔胶(图片提供 高勇)_副本_副本_副本
经过粗加工的动物鳔胶,要经过泡鳔、砸鳔等再加工才能用于家具粘合(图片提供:高勇)

2.  泡鳔
  用薄铁锅,盛清水,把鳔料泡进去(冷水下锅,泡鳔的水量没过鳔料即可),这叫“泡鳔”,铁锅置于灶台,灶膛里放锯末,用锯末生出暗火熏着,这样熏热的水,温度恒定,让鳔在这样的“温泉”里舒舒服服地“泡澡”,慢慢放松,使它体内那些在粗加工时被浓缩、被锁定的有效成分,缓缓释放,如此“泡”上一宿,鳔料彻底放松、苏醒,就能以最佳的状态产生“胶劲”了。之所以用薄铁锅泡,一则能快速导热并有助于温度恒定,二则是铁离子有利于催生鳔料充分解析有效成分。  

3. 砸  鳔
  泡好、“醒”好的鳔料,放到石槽内用木槌砸,这叫“砸鳔”,要砸出鳔料的最大黏性,达到一拉出丝的程度。砸鳔的器物不能用金属材质,因为金属材质中的成分容易在捣砸时析出,混入鳔胶里影响“上劲”效果,只能用木槌,用石锤能把石槽砸裂。鳔料出“劲”后,黏性会越来越大,体力不够的人一般砸不到最后,木器行里有句老话叫“好汉砸不了二斤鳔”,砸鳔是纯力气活儿,通常由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干,他们不仅要靠“砸鳔”来练出一身的体力和耐性,还要通过“砸鳔”懂得鳔胶的难得,用心学好使鳔的技巧,做到“不费一丝鳔,粘得巧且牢”。鳔砸好了还不能歇着,紧接着就得熬。
砸鳔1_副本_副本
砸鳔要用非金属器物,图中演示的是砸好的鳔,因为鳔量不多,用的是捣蒜舀子

4.  熬  鳔
  熬鳔有专用的熬鳔锅,铸铁制的厚锅。“砸”好的鳔,要从石槽里盛到熬鳔锅里,加适量清水(水必须干净,不能有脏东西),直接放小火上慢慢熬,边熬边搅,熬成没有颗粒的稀糊状,这叫“熬鳔”。熬鳔,一要讲究添水量,熬鳔的时候视情况随时添加,如果鳔稠了就加一点水;二要讲究火候,太稀太稠都会影响黏性,稠了刷不到位,稀了会流得到处都是,最好的状态是在木头上一刷全能刷到。
QQ截图20170626145004_副本_副本传统的熬鳔锅,铁材质,必须有一定的厚度
内页  认为对方 _副本熬鳔锅放小火上熬,边熬边搅
熬鳔3_副本_副本_副本熬到这种稀糊状,趁热使
  熬鳔是技术活儿,必须拿捏好分寸,通常由资深的老师傅操作。熬好的鳔,趁着稀糊的状态用,这叫“使鳔”。多的鳔要倒入石槽里冷却成块,用多少切多少,放在铜罐里加热融化了用。
  
5.  开锅鳔
  王继众介绍说,家具修复用鳔量大,少有现熬现使的,需要熬出足够的鳔备用。把鳔块放铜罐里,搁开水里隔水加热,鳔在铜罐里被烧得微沸的水一直咕嘟着,会融化成稀糊并保持这种状态,可以随时使。这叫“开锅鳔”,行里也形象地称之为“咕嘟着”。王继众说,当年他和师兄弟们每天上工的头一件事儿就是生好火炉,煮一铁桶的开水,把盛着鳔的铜罐搁里面咕嘟着,水要保持微沸(不能烧得大滚,也不能不滚),工作间里总是热气腾腾,即便三伏天也是如此。

首页大图44_副本_副本
开锅鳔,传统制鳔中都使炉火,现在条件所限,只能用燃气灶以微火处理
  熬好的鳔冷凝成块后存于洁净干燥处,可长期保质;也可以反复做“开锅鳔”,用时加热,不用了就让它自行冷却成块,“咕嘟”次数越多,鳔的析纯度越高,功效越强。王继众说,手艺出色的工匠用鱼鳔胶粘合的家具,能达到四五十年不松动的效果。
34523_副本
这是一块熬好的鳔,用的时候熬开锅鳔化开即可,但这块鳔色泽暗沉,杂质偏多,王继众说,正经的好鳔,应清透纯净,颜色微黄
开锅鳔2   使鳔得用这样的藤条刷,刷头是砸出来的_副本_副本使鳔得用这样的藤条刷,刷头是砸出来的   
      传统鳔胶虽好,但它挑剔的取材和繁琐的制作工艺,已无法适应当代家具生产的实际需求。那如今到底应该用什么样的胶,才能满足中华木作对“可逆性”的工艺要求呢?王继众说,其实化学胶中,只要采用特定的配方,也可以实现近似鳔的粘合力、牢固度,以及可逆性。  
  传统鳔胶工艺已成为历史,但鳔胶技术背后所代表的中华木作智慧、传统工艺技巧,以及用心制器、诚信服务,不能随之隐退。重识鳔胶、重视鳔胶,并不是要让这种古老技艺逆时重生,而是要使它背后的智慧巧思、工匠精神得以传承不灭、生生不息。   
  所谓的“此胶”与 “彼胶”之间的差别,并非名称之别,也非工艺之别,更非实用经济之别。它们之间的差异,代表着态度的不同——对优秀的传统工艺,是尊重还是漠视,是用心传承还是盲目摈弃;它们之间的矛盾,象征着匠人之心的正背。唯有将匠心放正,才能做出真正的精品,才能打造出新时代的“中国制造”。 
  
相关文章:
1、天生我兹为玲珑——小柜随笔
2、说文解字,为柜与橱正名
3、“干插活儿”与“不上胶”
4、此“胶”与彼“胶”——从传统鳔胶制作工艺谈家具粘合剂的比较应用
5、大师与小柜
6、当代家居中小件家具的陈设
7、血檀:说好说坏都使瞎掰——给吃瓜群众揭秘血檀真相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