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雅居:美器巧“改”,传承中凸显时代温度

红木文化|桑桑2020-09-14
阅读:3719
       那是一个下着沥沥秋雨的上午,坐落于北京西四环的四季青红博馆刚刚营业。乘扶梯上二楼,“典藏雅居”四个大字便映入眼帘。门楣右侧橱窗里,一桌,一椅,一柜,一画,文房四宝置其上,古意衬着清雅。

图4
       
       2020年是典藏雅居步入传统家具行业的第十一个年头。这资历在业内算不上多出众,但在市场低迷的当下,典藏雅居却又显得是那么的超凡脱俗。

       “典藏雅居”四个字,可以分开来解读。

       典藏,意味着对经典的继承;雅居,则是指现代雅致的家居氛围。

图5典藏雅居创始人宁家和


       典藏雅居,折射出来的正是其主人的艺术追求。董事长宁家和认为,对古典家具完完全全的高仿是一种继承方式,但若要与现代雅致的家居氛围更加和谐,就需要在继承中创新。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从当代的审美观点出发,做些适当的改良。

       于是,典藏雅居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一、让家具更贴“心”

       家具,是让人用的,收藏家毕竟是少数。

       既然以用为上,自然要把舒适和实用作为关照点。

       展厅里陈列着一张檀香紫檀如意云纹双月洞架子床,婉柔秀美。


图6典藏雅居·檀香紫檀如意云纹双月洞架子床


       床是大物,尤其是古时的宫廷款架子床,普遍大骨架,搭眼望去,浑实厚重,颇有气魄。这与古人的居住环境有关,这种床笫多居官宦人家,大院深宅,房阔屋敞,大号床相宜相配。但若放置在现代家居环境中,就显臃肿了。于是,宁家和给它来了个“瘦身”。

       “我经多次试验,最终定型为宽度1米93,长度2米23,这是最舒服的大小。”宁家和说。

       1米93宽?2米23长?多次实验?这不是把商业机密都说出来了,就不怕别人听了去?

       宁家和笑称,不怕。光有一个数字没有用,做好一张床,是要“全武行”才行。大家都说,明式家具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一处变,各处都得随之而动,并不仅仅是缩个尺寸那么简单。况且还有其他的改动呢。比如,老款架子床一般只是一个月洞门,这样睡在里面的人上下都不方便。我们改成了双月洞,就增加了它的实用性,而且还多了一层寓意在里面。

图7
图8
图9
图10

       
       宁家和一席话,把大家引入了深一层思考。没错,改良绝非动动尺寸那么简单。


       眼前这架床,看上去清秀又不失稳重,难怪那么多人喜欢。


       二、让家具更入“情”


       典藏雅居的家具展厅500余平米,分为若干个功能区,各具特色,古韵中透着雅致。


       宁总指着一块满雕的台屏让我们看,“过去的纹饰多是这种雕法,图案满而密,臃肿累赘。”他说,“我们现在的雕法就不是这样了。”

图11藏雅居·老挝红酸枝十一件套松鹤延年沙发 


       这是一个客厅区,老挝红酸枝十一件套的松鹤延年沙发是主角,正面墙上悬着四幅松鹤条幅,与沙发背板上的松鹤图相映成趣。图案采用浅浮雕技法,线条细若游丝,疏密有致。构图借鉴了中国画的留白,赋予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图12典藏雅居·老挝红酸枝十一件套松鹤延年沙发背板图案 


       四幅背板图案珠联璧合,更与书法字画浑然一体。按常理,十一件套家具放置在一个小空间里,难免有局促之感。而这里的大沙发套件,以简洁的纹饰雕画营造出怡适之趣,宛若人在画中游走般清爽。

图13 

图14

图15

图16


       三、让家具更明“礼”


       传统家具的改良,造型变化使之更加实用,是贴“心”;纹饰变化使之适应当代审美取向,是入“情”;而赋予器物以人性的内涵魅力,是明“礼”。

       中国是一个讲礼数的社会,号称“礼仪之邦”。礼制在传统家具上的表现几乎无处不在。所以,对传统家具的改良,这一点更不能小觑。

图17典藏雅居·多宝格·老挝红酸枝(交趾黄檀)


       宁家和让茶室里的博古架现身说法。他说,明式家具的博古架,一般是直腿,从上到下一根立柱通到底,少有变化。没错,这很简素、干净。但我们可不可以给它加一点律动,让它多一些节奏感呢?于是,我把下面的直腿,改成了一个托泥脚。


图18西汉·长信宫灯·跪腿举灯是为尊 


       这里,我们借鉴了国宝文物长信宫灯的造型。跪腿举灯是为尊。联想到我仿的博古架。作为一个承载器物的器物,它的功能就是承载。从礼制角度讲,架上的器物高于架子本身。虽然架子的本身用材也属名贵,但它毕竟是一种承器,它是为承载物服务的。理清这个“礼”数,就把准了改良的思路。


       这个托泥脚,不仅使博古架在造型上增添了灵动,更赋予了它的“礼”性,且看这托泥脚,它弯曲的造型有一种跪姿托举之势,意在对它服务对象的尊重——无论承载物是贵是贱,只要它置于架上,就是它的上帝与贵宾……

图19

图20

       宁总滔滔不绝的一席话,可谓入情入“礼”,颇有深意。

       当我们赞赏他的创意时,宁总说,其实,他也是经历了不少失败的。“比如这一个供案,你们看它有什么毛病?”


       我们仔细端详,从造型到做工,都挺到位,没什么不妥。

图21典藏雅居·紫檀结绳条案


       宁总说,“其实,它矮了一点,再加高10厘米,应该更好。”


       “那是不是会觉得高了?”


       “对,就是要它有这种感觉。”宁总说,“作为供器,它是为供奉对象服务的,它的上面多放供物,而适当的高度,就使得虔诚与崇敬之感立显,这才是供案应有的姿态。当初刚做好时,我总觉得哪有些不对劲,后来才想明白。其实,这也是遵从了礼制。”

图22 

图23


       贴“心”,入“情”,明“礼”,可以归纳为典藏雅居的改良创新三部曲,也表现了宁家和对中国传统家具透彻的理解与认知。


       离开典藏雅居,步出红博馆大门,雨停了,天空明净如洗。


相关:
我所认识的红木家具与健康

怀揣使命的生活——记宁家和与典藏雅居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