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烟榻与片子床——浅谈民国时风下床榻的变革沉浮

红木文化|姜维群/文、图2017-05-17
阅读:6206
  1、这是海派家具的片子床,两片挡板的雕花采用了传统的藕、莲蓬和荷花图案。_看图王  
  这是海派家具的片子床,两片挡板的雕花采用了传统的藕、莲蓬和荷花图案。   
    
  民国时期由于吸鸦片者多,榻风行一时,榻在当时被称作“大烟床”。本来,床、榻都是卧具,一般人不会去刻意区别,然而在收藏人士的眼中,床与榻是两个根本不同的东西。 
  
  民国时期的床改变了中国人重视卧室私密性的旧有观念。明清以来的拔步床、架子床,都是四周有围栏,庞然如建筑物,虽然后来有了一定的简化,但格局没有根本性的突破。至民国初年,片子床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中国卧室的封闭格局。 
  
  片子床就是现在的床,以前后两个片架组成,以床杠相连,上放床屉。这种床的出现与社会大背景紧密相连。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加快,人的居住空间变小,而且迁移性增大,以前的那些拔步床等适应不了这些,肯定会被“片子床”取代,这是历史的必然。片子床是在欧式家具影响下出现的,所以,民国时期的床欧式色彩特别显著。
 

明末清初的黄花梨簇云纹架子床,挂上床帏之后完全形成独立小空间,私密性极佳。床体上部结构均可拆卸 
  在卧室家具欧化的过程中,应该说床是领风气之先的。只有床“矮化”了,卧室中视觉才感到开阔,才有了大衣柜、梳妆台来填充空间。床是卧室中必备的第一器物,床虽简单,但对它的设计则可谓匠心独运,各成其巧。床的样式较多,形状各异,像方形、菱形、尖形、圆形的片架;雕刻的图案几乎没有重样的,从做工上分有透雕、浮雕、立体雕等;在装饰上也各具其妙,有用真皮装饰,有以镶嵌玉石、铜、银等作装饰,有用各种影子木装饰的,还有用磨边镜子作装饰。 
 
3、架子床的安装过程_看图王   
架子床的安装过程

  床还有一类是铜制的。常见的铜床是将架子床简化了。其四围的栏杆向上伸展,上面用铜杆相连,这是为便于张挂蚊帐,此类床市场多见,无甚收藏价值。有一类铜床则罕见,就是以片子床为蓝本,以铜铸出,其上的铜饰花纹与整个床架十分协调,不失为一件艺术品。 
  
  榻虽是一种卧具,但从汉代以后便与床有了分工。床是用于睡眠的,而榻则专供休息与待客用。榻有三面围栏,比床要小,至于闺房内的美女榻、贵妃榻,就更精巧了。榻在民国时期有了一种专门的用途,就是供吸鸦片的人躺卧,榻本来有罗汉榻、贵妃榻的美称,而那时却统称为“鸦片榻”、“大烟床”。 
 
4_看图王
清代版画《鸦片烟馆》:英国设立东印度公司后,将鸦片运输至中国,从此无论城市还是乡村,处处可见大烟馆,无数瘾君子成日躺在大烟床上喷云吐雾,沦为行尸走肉
  
  民国时期较为高档的烟馆中,必备的陈设是烟床,所谓的烟床就是罗汉榻,这种床正好竖卧其上,可以独卧,也可以两人共卧,中间放一炕桌,二人吞云吐雾高谈阔论,还可以拥妓调笑。罗汉榻虽是民国做工,但是样式上基本保留了明清床榻的样式,没有与欧式家具“杂交”。 
  
  民国床以海派风格的为佳,其用料是老红木,在做工上较为考究,在样式上基本沿用欧式的花纹装饰,很是大气。天津旧物市场上偶尔可见柚木床,比起海派的床来,数量上较少,在样式上,有的异常高档,有的却很普通。 
  
  民国时期的片子床,基本取代了古典的拔步床、架子床等。从今天的收藏界来看,拔步床、架子床等虽从用料到用工较之其他门类的家具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与那些高档家具相比,其价格却低了很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类床不仅失去了使用价值,而且由于其体积庞大,连观赏价值也减弱了,再加上卧室家具的路分不高,亦殃及民国片子床至今不被藏家追捧。  
  
中国床榻发展简图  
夏、商、周 人们日常起居均席地而坐,已出现表示床、几的象形文字 简图1
春秋、战国 髹漆工艺应用于各类家具,榫卯结构被广泛运用,床、塌为坐卧家具 简图2
两汉、三国  垂足而坐的方式随胡床由西域传入中国,并流行于上流社会,胡床作为战争及狩猎时的必备家具 简图3
 魏晋、南北朝 垂足而坐的方式开始普及,出现高坐具,床、榻增高加大,有的上部设顶帐仰尘,四边围可拆卸的矮屏 简图4
隋唐五代 垂足而做的起居习惯在民间更为普及,但席地而坐的方式仍然存在,家具的坐、卧功能开始分离,床、榻更加宽大舒适 简图5
宋、辽、金、元 垂足而坐的起居方式已经完全普及,家具的坐、卧功能进一步分离。手工业的恢复和进步为明清家具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简图6
 明清 家具品种丰富,成套家具概念已经形成,卧具样式多变,私密性强 简图7
  
   6、
  
  清末鸦片开始大量流入中国,残害国人身心。图为一鸦片吸食者在妓院烟榻上吸食鸦片(图片编辑高郡强)

  
  
民国时期,西风渐进,社会思潮涌动,图为该时代下的青年学生真实写照(图片编辑高郡强) 
 
 
8、本文作者姜维群,民国家具研究专家、收藏家。《今晚经济周刊》社长。
 
本文作者:姜维群,民国家具研究专家、收藏家。《今晚经济周刊》社长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