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嘉靖帝越制建永陵企望圣寿万年,结果如何?

红木文化|守拙2019-12-23
阅读:33872
 

        (红木与生活公众号讯)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嘉靖皇帝朱厚熜由一个普通的藩王之子入继大统,成为“九五之尊”的皇帝。他通过“议大礼”之争,形成了“威柄在御”的政治局面。皇权意识极度膨胀的嘉靖皇帝,为了显示其至高无上的权威,彰显自己非凡的功业,大兴土木,为自己越制营建了规模仅次于长陵,而“伟丽精巧实有过之”,且远超献、景、裕、茂、泰、康六陵规模的“寿宫”,即永陵。基于此因,该陵从选址到建筑的规划设计和营建用材,都与其它各陵存在着不同之处。


       2019年12月27日,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会成立会参会人员将在明代帝陵研究会专家带领下进入永陵进行学术探秘。



       朱厚熜即明朝第十一帝世宗皇帝,正德二年(1507)八月十日生于湖北安陆的兴王府,正德十六年(1521)四月二十日即皇帝位。次年改元嘉靖,因此人们也称之为嘉靖皇帝。


 
       在嘉靖三年(1524)七月十五日的左顺门事件中,因为大臣们在尊崇兴献王夫妇的用字上与嘉靖皇帝意见不同,竟上任不久就爆发了“议大礼”事件,与嘉靖皇帝意见不合者有134名官员被捕入狱。最后导致180多人被廷杖,其中17人被杖死。

 

       嘉靖皇帝议礼获胜后,皇权意识极度膨胀。他要利用一切机会,彰显帝王权威的至高无上和无与伦比,包括修建坛庙、陵寝等礼制性建筑。而其“寿宫”(即永陵。因系皇帝生前预建,故称“寿宫”)的营建即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嘉靖皇帝“寿宫”的营建始于嘉靖十五年(1536)。但其位置的选择,则早在嘉靖七年(1528)就已经进行了。那年,嘉靖皇帝的原配孝洁皇后陈氏去世需要卜选陵地,嘉靖皇帝遂密令在卜选陈皇后陵地的同时也为自己选择好营建“寿宫”的地点。

 

 
       奉命卜选“寿宫”吉地的是辅臣张璁和风水师骆用卿。骆用卿本是一位致仕(退休)的兵部员外郎(明代中央各部下设“司”。“司”的长官是郎中,正五品;次长官为员外郎,从五品)。因为张璁的推荐,参与了陈皇后陵寝和嘉靖皇帝“寿宫”的选址。



       骆用卿虽然曾经在朝为官,但对风水术十分精通。他是浙江永嘉人,与张璁是同乡。张璁考中举人后,曾参加七次考试都没有考中进士。张璁担心是自己家的坟地不好,便在正德十五年(1520)的一天,邀请骆用卿登览他家祖坟。


 
 
       不料,骆用卿来到张璁家的坟地一看,非常惊诧,说:“此地十年当出宰辅!”接着又拍了拍张璁的背说:“可惜呀,您的年龄都这么大了,还没考上进士。我这话又怎能应验得了呢?”

 
       凑巧的是,第二年年已47岁的张璁竟然真的考中了进士,被朝廷授为礼部观政的官职。嗣后在“议大礼”中,张璁因上疏附和世宗尊崇兴献王而受到世宗器重,嘉靖六年(1527)十月,果然以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的身份入内阁参政,成了嘉靖朝的“宰辅”。




       经历了这件事,张璁对骆用卿格外地佩服,认为骆用卿是位了不起的风水大师。所以嘉靖七年(1528)嘉靖皇帝下令为孝洁陈皇后卜选陵地,并秘密预卜“寿宫”时,张璁便推荐了骆用卿。



 
       骆用卿来到天寿山后,外观山形,内察地脉,为孝洁陈皇后卜选了袄儿峪作为建陵的地点。为嘉靖皇帝选择了今定陵北面的橡子岭(又称“祥子岭”)和今永陵所在地的十八道岭两处吉壤,画图贴说,呈送给嘉靖皇帝御览。



 
       但是,当时嘉靖皇帝只是下令在袄儿峪为孝洁陈皇后营建了陵寝,名为“悼陵”。而他自己的“寿宫”则直到嘉靖十五年(1536)才开始营建。


       嘉靖十五年(1536)三月二十四曰,嘉靖皇帝在长、献、景三陵行过春祭礼后,带领从臣和钦天监官员亲自到骆用卿为他选定的十八道岭吉地察看。第二天,又察看了橡子岭。最后君臣一行都觉得十八道岭风水最为优胜。
 


 
       于是,嘉靖皇帝决定在那里营建自己“寿宫”。四月二十二日申时(下午3点至5点),浩大的“寿宫”工程开始了。嘉靖皇帝亲自主持了祭告长陵的典仪,并派遣武定侯郭勋、辅臣李时总理“寿宫”营建事宜。他嫌十八道岭山名不雅,又下诏更名为“阳翠岭”。


 
         嘉靖皇帝对“寿宫”营建工程虽然作了部署,但到底在不在阳翠岭营建当时却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因为他觉得阳翠岭山峰很高,前面没有出现低矮的小山,担心这不符合风水术的要求。在风水中,墓葬后面的山被称为“玄武”。其山峦的构成,应该一重连一重,前低后高,呈“垂头”之状才好。


         基于这个原因,嘉靖皇帝根据礼部尚书夏言的建议,在“寿宫”营建动工之前,于四月传旨到江西,下令选取唐代著名风水大师杨筠松、曾文边、廖璃的后代中精通风水术的人对“寿宫”吉地再度察看。


        几位风水师的后人廖文政、曾邦旻、曾鹤宾等来北京后,礼部于六月十四日,对他们进行了考核。几位风水师傅均按要求答好了试卷,通过了礼部的考核。他们被获准参与永陵吉地的再度审察。

 

 
        九月二十四日,廖文政等随嘉靖皇帝从京城出发前往天寿山。次日,他们奉旨到阳翠岭的山顶上察看该地的风水。看过之后,他们下山在阳翠亭内朝见已经等候在那里的嘉靖皇帝。


 
        行过叩头礼后,嘉靖皇帝问他们:“何如?”他们回奏说:“好。”嘉靖帝又问:“穴在何处?”几人当中,廖文政胆子最大。他抢先回答说:“势如仰掌,穴在中央。”意思是说,阳翠岭山前的地势就像仰放的手掌一样,四周略高,中间略低。墓葬的位置应该在中间的位置。嘉靖皇帝听了,颇为满意。接着又把心中的疑虑说出。他问廖文政:“后山高耸,何如?”廖文政回答说:“后山高耸,就像八卦当中‘离’卦(南方之卦)的‘天柱’星官。风水经典《雪心赋》说:“天柱高而寿彭祖,皇上把寿陵确定在这里,会像夏朝活了800多岁的彭祖那样圣寿万年。”皇上听后大悦。


 
        现在,人们来到嘉靖皇帝的永陵,仍然可以看到陵园背后高耸的阳翠岭山峰。确乎可体验到其“天柱”高耸的意象。陵园的前方,遥对着其朝山一卧虎山,两侧龙砂、虎砂左右抱卫,龙虎砂的内侧还有水流曲折环抱而来,的确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但嘉靖皇帝却没有圣寿万年,只活了60岁就驾崩了。


 
        永陵的营建耗时约七年左右,数以万计的军民匠役日夜劳作,工程用银达800余万两,是献、景、裕、茂、泰、康等陵费用的3-4倍,而与长陵相当。后来,明朝在天寿山营建的昭、定、庆、德四座帝陵中,只有神宗的定陵是仿照永陵营建的。

 
        永陵耗银多,规模也超越礼制。按照封建礼制,后代帝王陵墓的规模是不应该超过其祖先陵墓的。而永陵的建筑规模虽然比长陵略小些(长陵殿九间,永陵七间;长陵宝城直径百零一丈八尺,永陵八十一丈),但却超过了其前辈献、景、裕、茂、泰、康六陵规制(六陵大殿都是五间,宝城直径也都小于永陵)。

 
        永陵陵寝建筑用材之考究,施工之精细,则不仅天寿山诸陵不能相比,即使是南京明孝陵也不能相比。以明楼、宝城建筑为例,其他各陵的明楼都是木质梁架结构,而永陵明楼是砖券顶,斗拱、额枋、榜额、檐椽、飞子均为石雕,坚固异常。此前各陵宝城的垛墙均为砖砌,而永陵的宝城垛墙则为五彩斑斓的花斑石打磨组成,精美无比。


 
        此外,永陵的宝城和宝城前的方形院落之外,还建有一道此前各陵都没有的“外罗城”,清梁份《帝陵图说》等书,记载了永陵这座外罗城的来历。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