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志强风云激荡40年:“捡漏”时代早已远去,“京作”才是硬道理

人物|桑桑2020-08-25
阅读:4892
01-500
对尚志强而言,在那个狂飙的大时代,红木是顺势而为的爱好,改变命运不过是附属奖励。

一、时代印记

那是1986年,25岁的尚志强去广州进货,他至今还记得,广州站前抬着“三洋”电视的两位“倒爷”。

那年头,推动中国商业变革的主角便是“倒爷”。坊间曾称“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

计划经济时代,同一种商品,存在计划和市场两种价格,应时代而生的“倒爷”游走其间,利用差价牟利,期间所写传奇如江湖儿戏,完成了中国最初的商业启蒙。

我们总以为经济大势导致个体命运,但何尝不是个体命运汇成大势浪潮。


那时候北京最早的杂货市场在天桥东门,送旧货来摆摊售卖的人很多。各种二手杂项,从照相机、工艺品、手表到服装、皮鞋、帽子、衣服等,应有尽有。比起现在众所周知的潘家园旧货市场,还要早上十年。


尚志强高中毕业开始骑着三轮车送货,敏锐的他意识到,只靠蹬三轮是赚不了大钱的,便毅然加入了“倒爷”大军,南下广州进货,回京倒卖电子表。新奇的电子表在当时大受欢迎,尚志强也因此赚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赚到钱的尚志强开始悠哉悠哉的在市场上闲逛。出身于古玩世家的尚志强,父亲任职于文化机构,爷爷叔伯等早年就在北京做古玩生意,家里曾经有几爿店。耳濡目染之下,他从小就对古玩行很感兴趣,尤其喜欢瓷器和老家具,也颇有些眼力。彼时他经常出入于天桥东门、玉渊潭东门、北海后海、皇城根儿等古旧交易市场。


旧货地摊上很多有价值的老物件,但大多数人们对古玩的价值认识度低,这就给了另一些人机会。


不得不说,生于皇城根儿下的尚志强,赶上了一个“捡漏”的时代。在满街令人眼花缭乱的老物件中,“淘宝”是个技术活儿。尚志强便是这懂“技术”的人物之一,就成了改革开放之初最善于抓住商机的那一批人。他还记得自己是以一副老眼镜入行,用极低的价格在旧货市场淘到,随后用一个意想不到的高价卖出,兴奋的转身就跑。

二、时代浪潮下的个体命运

八九十年代,四九城里有种商店叫“信托”。分布于西单、菜市口、天桥、西四、东四、北新桥、新街口等处的信托商店以代营为主,为托销、托购双方穿针引线、搭桥挂钩。人们把东西放到信托来卖的缘由五花八门:有手头紧的,想换俩现钱花花;有结婚的,想卖掉旧家具换套新的;也有搬家了,老物件没法处理的……


当然,有卖就有买。那年月,逛信托也成了尚志强的爱好,有时不为买,只为逛。很多时候,眼尖的他,往往还能淘到“宝贝”。


尚志强现在还能想起,彼时一张紫檀八仙桌被他收到手,才18块钱。而他卖给华侨的第一件商品,一对紫檀木大方凳,售价300块。


尝到了如此丰厚的甜头,尚志强开始从信托收购老家具,床、桌椅、箱子、衣柜等。但他一开始瞄准的就是高材货,只收紫檀、黄花梨这种顶级货,老红木以下品类及柴木家具,从来不入他的眼。通过早期的古玩生意赚取了一定的资本,使尚志强占尽先天条件,从小到大在古玩世家耳濡目染的成长经历,让他比别人进入老家具市场显得更为驾轻就熟。


其实,他还有很重要的一条,那就是“眼力”。对家具材质的鉴定最需要眼睛功夫,而断代则与家具价值密切相关。这其中许多的细微差别,只有行家才能看懂。


对尚志强而言,做古玩生意的过程就是“眼力”的培养过程。实物看多了,就自然对真品、赝品有感觉,也就掌握了其中的规律。若是一不留神打了眼,便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这些年,尚志强基本没赔过,在老家具这个行当,真货假货,他一搭眼便知。收的越多,“眼力”越好,找他看的人也越多,那些找货的人收了货,通常是找他过眼,他在老家具行当中也越来越有名。


尚志强的客户多是华侨和外国人,八十年代末期,他在友谊商店或大使馆附近摆摊售卖。当时售卖老家具的商贩不止尚志强一个,但他另辟蹊径,市场上大家都有的货,他100块进来,不惜倒赔20块,80块就卖出去。时间久了,无论华侨还是老外,都认为他卖的东西既便宜又可靠,纷纷照顾起他的生意。培养出第一批忠实客户,尚志强开始卖市场上大家没有的货,加大价也依然有人照买。就这样,尚志强与自己当年的客户建立起了关系,直到他后来进军新家具市场,这些老客户,也依然是他产品购买的主力军。


精明归精明,但尚志强从没卖过假货。用他的话说,做男人,踏踏实实赚钱,我不想用自己的血汗钱买了假货。一样的道理,人家诚心诚意买你的货,是认你这个人,凭什么卖给人家假的?


诚信经营的尚志强,生意从八十年代末期一直持续到今日,三十多年来,无任何负债贷款。从当年的摆摊小贩,到如今在北京拥有好几家店面,虽然摊子越铺越大,但他至今还能记起,当年一群老外在大使馆前的小街上为抢购他的货物而争执的情景。


“那个时候,虽然辛苦,但真是挺好玩儿的。”尚志强微笑着陷入回忆。

几十年转眼就过,在时代的浪潮中,旧日的生活终将离我们远去。


但是,属于一个时代的记忆,不该被轻易遗忘。


三、旧物看眼,新物凭心


经济学家凯恩斯说过,一个国家的经济曲线,终由人心欲望曲线决定。欲望宣泄过后,人们开始理性地走进商业时代。


90年代中期以后,一大批先富起来的消费者走入市场,中式古典家具,成了时尚和品味的标志。

▲木雕
▲木雕
▲尚志强藏品
▲尚志强藏品
▲尚志强藏品

此时老家具市场逐渐式微,真正的老家具越收越少,外贸出口也雨后春笋般接近饱和。很多卖老家具的商家纷纷转行,新兴的红木家具厂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涌现。


尚志强再一次嗅到商机,随着时代的洪流,进军新家具市场。


位于北京朝阳区城外诚中式古典家具馆的“恭泉舫”,是尚志强名下的红木家具店。

▲恭泉舫门店
▲恭泉舫门店
▲尚志强藏品
▲尚志强藏品

“这么多年,默默无闻的做这些事情,主要就是家具这行业是我的酷爱,这原来是请那些老师傅修复家具,现在喜欢中式家具的人多了,就改成制作中式家具。主要是在制作当中吸收经验。”

京作家具,主要指北京地区生产的以宫廷用器为形制的家具,为北京人所爱。生于皇城根儿下的尚志强,对京作家具情有独钟,不仅因其所展现的凝重威严、雍容华贵的皇家气派,更在于蕴含其中的“京味文化”。


按照尚志强的话,这叫“玩儿的是个范儿”。


恭泉舫所造京作家具,选材多为名贵紫檀,后期也有些老红木和金丝楠。工匠也选手艺最好的。


“京作一般都是皇宫里用的,京作作坊前身叫造办处,造办处的东西(工艺)历史悠久也值得我们学习。我们的匠人,前些年在故宫修了好多年文物,从故宫学习了很多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他们也把工艺带回了恭泉舫。”


目前,恭泉舫有百余名技艺高超的雕工。尚志强介绍了恭泉舫制作的得意之作《凤凰还巢》。


“它的刀法,所有的地儿,像这竹叶后边,都是镂空,穿枝过梗,这个上边雕的太漂亮了,六七个人用了七八年吧,因为一个地儿一个地儿雕,再从底下这儿掏,很难,这是纯手工的,任何一个地方,稍微掏不好就得重新雕,就得重新换木头。头三十年前,我玩儿的作品,那时候有很多的优秀的大师,现在那些人都老了,这可以说大家基本上都挑不出它什么毛病。另外这用料是红酸枝老料,就是泰国红酸枝。大家可能认为红酸枝是老挝的好,其实不然,最好的红酸枝是印度的,印度之后才是泰国。我干这行几十年了,也想犒劳犒劳自己,这件东西我就自己留着玩儿了。”


因多年积累的客户资本,尚志强的生意依然红火。问起他的经营状况,他回答,“上周刚卖了200多万。”


谈起新老家具时代交替的感想,尚志强说:“做老家具靠的是精准的眼力,但想要做好新家具,是凭良心。”

当家具已不仅仅只是过日子的必需品时,人们就要用家具来表达自己的文化品味,营造属于自己的生活环境。

而对恭泉的尚志强来说,这一场漫长旅程,最重要的是坚守初心,鼎力前行。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