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新红木:追寻唐风明韵,做经典红木家具

人物|李岩2017-09-15
阅读:6690
 2017年4月的一天,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来到位于凭祥南山的周大新红木家具店,看到满堂的家具后,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这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家具。”接着,他向店员提出了一个过份的要求:一定要见这个店的老板。通常情况下,顾客要见老板,都是因为价格方面的问题,而这位老者却声明,不是为了价格。店员反复解释,说老板不在凭祥,在外省出差。这位老者说:没关系,他可以等!结果这一等就是三天。而这位老者想见周大新,目的就是想知道,周大新的这些家具是如何制作出来的,为何与其他的家具差别那么大?
timg_看图王

这位老者是这样评价周大新的家具,既有明式家具的清逸出尘、又有唐宋美学的雅致清幽。他走了许多地方,广东中山、福建仙游、浙江东阳,厂家见了不少,所生产的家具器型花样繁多,可一直没有看到自己心仪的家具。直到这次来凭祥,偶然进了周大新的家具店,看见了周大新制作的红木家具,才算找到了自己心中所愿。心中有梦很正常,但能实现才是生之所福,周大新帮他实现了自己心中所想,当然要与周大新见上一面。因此,他一定要等周大新,哪怕是多耽误一些时间也是值得的。对于他来说,周大新就是他的贵人。

据周大新介绍,在他位于凭祥南山的红木家具店里,这样的事情曾经出现过很多次。开始周大新也不是太理解,一个消费者,宁肯耽误时间也要与生产者沟通,而且还不是为了商品价格,这样的事确实挺让人意外。后来跟这位老者细聊,周大新才明白,那种知音之间的心灵沟通才是最重要的。而这也让周大新对家具制作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即:为客户制作心中所想的家具。也因此,周大新红木就立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为客户做家具,要先与客户做知音,有了心灵之间的碰撞,有了对于美的共同认知,才可以在制作上更上层楼。

周大新的朋友遍天下,大部分都是知音,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共同的认知与追求,对于家具美学有着非常独到的理解,这从周大新红木制作的家具器型上就可以官窥一斑。周大新认为,明式家具是中国家具史上无法超越的高峰,其家具美学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但是,作为一个家具人,仅仅看到明式家具中的美学价值是远远不够的。明式家具之所以可以一览众山小,绝对不能忽略其演化的过程,以及这个过程中的元素取舍。明式家具只是这个演化过程的结果。因此,对于唐宋两朝民间美学元素的研究,增加家具的历史纵深感,同时与明式家具俊逸疏朗的风格相结合,形成唐风明韵的美学特征,是周大新多年来一直追求的目标。

而要形成唐风明韵的家具风格,不仅在器型上要有非常独到的审美眼光,在工艺上更要精益求精,在每个细节上不厌其烦地精雕细琢。就拿周大新做的一款方墩,首先在材料的选择上要精,横枨与立柱之间的材料颜色、木纹要非常接近,再辅助以藤编坐面,真是清奇出尘,骨感俊俏,线条爽朗,又不失家具颜色的和谐,成为某个知名画家的收藏级产品。

这位画家说,一个简单的墩儿可以做成这个样子,在当代,可以说是无出其右了。

周大新说,作为一个红木人,不能因为一点利益,就丧失良心。作为一代工匠的代表,那种放弃传统工艺,只追求所谓的效率、实际上是追求利润的做法是不足取的,也违背了传统家具的文化价值体现。因此,周大新红木自从创建以来,就一直坚持纯手工制作,手工开料,传统工艺干燥,手工雕刻,手工开榫,手工打磨,周大新说,他制作的家具,讲究的就是一个纯粹,因为只有纯粹的按照传统工艺制作,才可能生产出来精品和经典。这也是一个红木人对于这个时代、对于自己的良心的一个交代。

周大新的字典里,只有当代经典的字眼,而无那种行业内弥漫的世俗和市侩之风。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