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祥周大新:快乐打工,惟愿此生无终点

人物|李岩2017-07-14

微信图片_20170718142709_副本_副本

  每个人都有后悔的事情,周大新最后悔的事情是建立了“周大新红木”。用周大新自己的话说就是,自从创建了周大新红木家具工厂后,他就成了一个“打工者”。别人打工总是暂时的,几年或者十几年,可周大新这个“打工者”,居然要打一辈子工。最可怜的是,不仅他自己要给“周大新红木”打工,他的子女也要继续打下去,恐怕要打一辈子。作为一个老板,掌柜的,自己把自己搭进去不算,还要把子女搭进去,天下有这样的打工者吗?有,周大新就是一个!

  见到周大新,是在2017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2017中国红木产业转型与改革峰会”上,作为全国红木行业的代表,周大新参与了“匠心论坛”工匠精神的讨论活动。走下台来的周大新说,参加这次论坛给他一个最深的感受,就是在木作行业,真正的工匠精神应该是一辈子与木头为伍的人所具有的最高境界。工巧于木,以木彰工,是人生一大享受。

  周大新有一个怪癖,就是每当人们买他制作的家具的时候,他要看人,不懂家具的一定不卖,没有眼缘的人一定不卖,光有钱没有审美品味的人一定不卖。他的这个怪癖在圈内很令人不解。许多人来到凭祥,来到周大新的店里,周大新总要和人家聊聊天,说说家具的制作,谈一谈对细节的看法。周大新把这个叫做看人。那么,他在看人的什么呢?周大新的答案很简单,就是看这个人和他生产的家具是不是相配。如果相配,那么一切好谈,如果不相配的话,哪怕是出再高的价钱,在周大新面前也是免谈。高山流水,曲自知音,没有这个前提,想做周大新的客户,很难。这是周大新的“第一怪”。

微信图片_20170718150410_副本_副本周大新

  平时在工作中,周大新总把自己当做一个打工者,他认为这并不是给自己打工,而是给“周大新红木”打工。在他心里,周大新并不是一个人的名字,更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一个他赋予了特殊意义的品牌。为工者量其身,为艺者量其心。而这个品牌,则包涵了周大新对产品境界的一种追求。即:极美、极精、极高。这三个极,是周大新对“周大新红木”的定义。

  所谓极美,一定是周大新对审美的新认知。对于极美,周大新能做的就是不遗余力,尽一切办法达到的一种境界。为了一款家具的器型,周大新一定会将所能见到的经典家具反复对比,从中找出最令人心动的地方加以钻研,知其所以而逐其果,方为人上之界。极精则是指在家具的制作过程中,对于家具的结构、器型、选材、雕刻、烘干等工序及相关的细节,做到精微之处见功力,细节之上与匠心,将自己的视力和心力结合,为创作挑战灵魂。他觉得只有能说服自己,才能说服别人。因此在每一个细节的把握上,他都要做到知其源,知其往,心中有数,技艺有伦。极高则是指,不论什么时候,他一定将自己掌握的、对自己制作家具有益的技术,融汇到自己的生产过程当中,融进所制作的家具当中。这次来北京开会,他发现某位工匠的藤编技术国内一流,立即就开始商谈技术引进。他的想法是,要把最好的工艺和最好的产品奉献给他的那些知音。而这,也成了周大新每天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

  这就是给周大新打工的一种解释。因为没有终点,所以这辈子指定会这么做下去。这是一种无节制的奉献,奉献给周大新这个品牌。而这个品牌的内涵不仅是一种精神内容的涵盖,更是他将其流传下去的写照。他有个期待,就是“周大新红木”会成为国内红木行业里的一家百年老店。这个字号,如果流传下去,首先应该成为一个人们认知的文化符号,更应该成为人们心目中给予信任和尊重的对象。若如此,非穷尽一生精力所不能。

  周大新说,看来这个打工者的身份是改变不了了!他不得不继续作为一个打工者,没有休止地延续下去,并将这份品牌内所包涵的文化力量,作为一种激励,让其孩子继承下去。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