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和红木家具是中国古典家具的源与流

八方观点|一鸣2017-05-17
阅读:23163
 
  在古典家具收藏界,一讲起中国的古典家具动辙就谈黄花梨、紫檀、鸡翅木、乌木、红木家具。实际上这只是整个中国古典家具发展史中的一部分。
  
  据实物及图书、绘画资料记载,中国的商、周战国、汉代及三国时期,魏晋南北朝及隋唐、五代宋元时期中国的古典家具及木雕艺术品用材主要是白木。白木家具及木雕艺术品是源,而明清时期才兴起的红木家具及木雕艺术品只是流。如我们目前仍可在博物馆、海外拍卖会上看到宋朝的木雕佛像,一般均是用白木雕琢而成。目前我们到江浙、山西、湖南、云南及北方地区的明清民居村落,依然可以看到大量的白木雕花大床、八仙桌,琴桌、圈椅、几案、屏风、插屏等。现在允许出口到海外欧美等地的也主要是白木家具。中国民间白术家具使用量远远高于红木家具。
 
  
 
  白木家具
  
  那些经过清洗、整修后露出由木花纹的楠木、举木,榆木等家具,造型既古色古香,又有原木纹路,颇有回归大自然的文化意蕴,把这样的白木家具放在经过现代装潢的居室里,那种时空交替、历史演变、风格反差、文化交融,使人产生丰富的想象,愉悦人的情感、陶冶人的情操,深受人们的喜爱。前几年我一直迷惑不解:为什么只有港台及东南亚、欧美的华侨喜欢红木家具,而居住在中国的欧美文化人、商人在中国买家具相对来说却偏爱白木家具,现在我想明白了:这里就有一个中国古典家具的源与流的问题。
  
  白木家具是中国古典家具的"源",追本溯源,可以寻找到中国古典家具的艺术精神之源,也就是说白木家具是中国原汁原味的古典家具,缺少深色油漆的掩盖,更能透映出原木材的自然趣味。而红木家具仅是中国古典家具的一个"流",一个断面,中国工匠的鬼斧神工的精雕细琢的确令人惊叹不已。但清朝红木家具雕得太工了、太匠气了、太繁杂了,人为的东西淹没了原木的趣味,与当今整个世界生活节奏加快、艺术追求简洁明快,生命追求返朴归真,回归自然的情调相悖,所以,吸引不了真正的文件人。
 
  
 
  红木家具
  
  再说红木家具,红木是一个十分模糊的概念,实际上红木是专指:北方称红木。广东称酸枝木。现在"红木标准"把黄花梨、柴檀,鸡翅木、乌木、红木等统称为"红木",古典家具的专家学者一直争底细不休,此文不参加争论。暂接受笼统的"红木"说法。
  
  与白木家具相比,所谓的红木家具历史太短暂了。中国的优质木材家具历史大体可划分三个阶队一是明中期至明末清初。用材绝大多数为黄花梨;其次为紫檀、铁力、鸡翅木、乌木,造型优美的黄花梨家具是明式家具的代表性家具。二是清中期前,色调深沉的紫檀木家具流行,成为清式家具的代表,黄花梨、铁力,鸡翅木、乌木只占小部分。以上两个时期的家具均是中国家具史上的成熟代表,所用优质木材多为明代所采,绝对不包括红木。三是清中期后,以上木材来源枯竭,才用质地较次的红木用材,被视为中国传统家具没落时期的代表。
  
  最古老,最自然,最朴实,最有民间文化特征的是白术家具;最精致,最工艺,最匠气,最有宫廷文化特征的是黄花梨、紫檀木家具;红木仅在其中,不高不低,不上不下,不好不坏,不精不粗。况且、整个卧室、客厅、走道等全部放满深色的红木家具,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
  
  笔者是工薪族、文化人、中国古典家具收藏者,对明清的黄花梨、紫檀木家具动辙几万、几十万一件只能望洋兴叹。笔者偏爱我国民间由木家具,就像偏爱明未清初的青花民间瓷画一样,那种优美、自由、奔放、粗扩、想象力丰富,充满民间神话故事及传说的白木家具精神把我深深陶醉。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