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蔡姐:从事数字化管理的木作文化痴迷者

人物|王博2020-01-08
阅读:31493

微信图片_20200108134305

      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会成立会正在进行,舞台背后的LED屏上写着“圆桌论坛:明式家具与文化收藏”。舞台上坐着一排人,参与论坛的是业内专家和收藏家与爱好者,左侧第一位身着蓝色毛衣的年轻女士正在发言,她说:“我跟大家都不一样,我是纯粹的爱好者,这次就是来向专家老师学习的。”她叫蔡津雅,年纪比她小的都喜欢叫她蔡蔡姐。
 
一、“百宝嵌”班来了一位“上海姐儿”

微信图片_20200108134301
蔡蔡姐(中)在“百宝嵌”班上认真听课
 
      认识蔡蔡姐是在中华木工委举办的“中国家具镶嵌技艺与百宝嵌工艺研学班”上。蔡蔡姐普通话中夹杂着上海口音,知性文静,爱微笑。她是从今日头条上得到木工委举办百宝嵌班信息的,就报了名。“百宝嵌”是个听起来挺艺术的东西,着实吸引了一些行外人关注,这个班里就有大十几位非家具和红木行儿的学员,蔡蔡姐是其中之一,因此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又报了个“三师班”。

      “三师班”是中华木工委主办的一个培训项目,所谓“三师班”,是木作艺术品鉴评师班、设计师班和营销师班的简称,这是个长年举办的项目,学员需要学满60至80个课时,并考试合格,才能拿到证书。学员需缴纳学费不说,单是这加起来一周左右的学习时间,就把许多想学习的人挡在了门外,更别说还要火车、飞机的周折了。报名参学的大多是木作行内人,而蔡蔡姐是搞企业数字化管理咨询的,据说还是公司的高管合伙人,国内国外地忙,那个“证”跟她工作似乎扯不上什么关系,她报名参学鉴评师班干什么呢?!

      那期“百宝嵌”班是在北京办的,2个整天,蔡蔡姐这一趟加往返要耽误她3、4天时间。可能是机会难得吧,蔡蔡姐学习听课特别认真,用电脑记笔记,和专家老师互动,显得很活跃。
 
二、上海姐学习“古家具修复”又是为哪般?

微信图片_20200108134253
蔡蔡姐生活照
 
      如果说,百宝嵌是艺术,木作艺术品鉴评是艺术的升华,这对一个高学历的魔都白领,尤其是一个喜欢美术的“数字化”都市白领来讲,参与参与,体会体会,权可以当做是紧张工作之余的一种放松,也是人生经历的一个丰富,这顺理成章。但她一个女人,一个现代高知女性工作者,却还要忙里偷闲地来学什么“古家具修复”,却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上个月,中华木工委主办的古家具修复高级进阶班在山东阳信水落坡镇举行,这古家具不像百宝嵌,水太深,一般人玩不转它。而古家具修复,就更是个稀罕事了,一般都是专业从事这个的才来参学,而这蔡蔡姐又是个例外。3天时间上课和参观学习,她蔡蔡姐一天都不落课地全参加了,而且她还全程记笔记。有人看了她在手机上的笔记,可不是纯文字的那种,有格有线,条理清晰,图文并茂。古家具,嘿嘿,仿佛跟现代离着十万八千里,她一个挺现代挺时髦的上海姐姐,却?……不光我们,连授课专家也说搞不懂。

      有人疑惑,问蔡蔡姐:“这课你听得懂?”蔡蔡姐说:“老师讲的蛮好的呀,一点也不枯燥,偶尔他们说的北京老话儿和技术名词儿不大明白,我就请教邻座学友,很有收获,我喜欢。”

      看来,她确实是喜欢。这不,古家具修复班结束不到一个月,蔡蔡姐就又从魔都来帝都了。
 
三、“雷锋帽”背后的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108134257
蔡蔡姐戴着“雷锋帽”留影

      这次是中国明式家具研究会成立大会暨明式家具与社会时尚论坛,12月26号是室内活动,27号去明十三陵游学考察。从定陵出来,路边有卖帽子的,30元,蔡蔡姐买了一顶,马上戴在了头上,那俏皮的样子,引得大家纷纷过来同她合影。蔡蔡姐把它叫雷锋帽,她说不是怕冷才买帽子,她要回上海送给父亲,“我就说,是我们中华木工委领导送给他的,老爸准高兴!”

      闲谈中,蔡蔡姐有时也会提到家人。蔡蔡姐出生在上海,家里有几件海派老家具。儿时习以为常,倒是母亲对这些老物情有独钟。中学时期,蔡蔡姐有在美术方面深造的想法,当时拜师学艺需要较多的钱财投入。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她有些为难。母亲安慰她说:“想学就学,缺钱咱就把家具卖了。”蔡蔡姐这才知道,这些老家具还挺值钱。

      蔡蔡姐从复旦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人力资源管理、企业管理工作,日常与客户打交道,为企业做业绩提升的咨询与培训,或许是此前学美术的耳濡目染,抑或是年龄一天天增长,不知不觉对老家具产生了一种情愫。

      婚后,她还特意从二手市场淘来一些旧家具,并开始琢磨它们,并渐渐的越来越喜欢。于是,木作艺术成了她的一个放不下的所爱。

      爱事业,也爱生活,爱中华传统文化,爱的真诚而痴迷。在十三陵参观时,她问卖书的大叔,哪几本书在外面买不到。大叔告诉她,有两本。蔡蔡姐就把它买了下来。她说,回去后,读完这两本书后,打算把问题汇总一起请教作者胡汉生老师。

      那天晚上有会议闭幕晚宴,蔡蔡姐提前离席,她要赶乘18点一刻的高铁回上海。刚出餐厅就见她又转回来,问木工委秘书处的工作人员,木工委的活动对参加人员是否有年龄限制,如果可以,假期里她想带着上高中的女儿来学习,让孩子多接受熏陶。“小姑娘对这些也挺喜欢”,蔡蔡姐说。
 

中国网-二维码_01中国网-二维码_02
中国网-二维码_03中国网-二维码_04
中国网-二维码_05中国网-二维码_06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