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家和的禅意生活

人物|李岩/文 刘珂/摄影2016-08-11
  意为心上音,心无限则音远缈。国人强调意,概因意于虚实之间的回荡与流音。试想一个人,若于虚幻之中寻一实物,于心则是一份所托;若于真实之中寻一虚境,于心则是一番化外所得。心音为意,意处于虚实之间,或融于虚实两界,浑然往来,是何等的逍遥?而将意镜化,则有临空写意,任思绪如云流荡和翻滚的雅趣,又有临摹自我,将大千景物融于虚化中的襟怀。于是,生活里的景象都可以在虚幻的意中找到真实的落点,幻化成具象的影子。又可以将意中虚幻的景致,塑造成现实世界的镜像,沉醉其中。所谓的意镜,便如此而来。 
  
  走进典藏雅居位于玉泉营桥红博馆二楼的展室,这种虚实间或存在的意镜,在雅致的氛围里氤氲。室内的陈列,各种物品的摆设,可以让人感受到主人宁家和所表达的那种意味。 
  27806aa443dfb03315a1bd2d9c9_p24_mk24
  和其他的红木家具展厅不同,典藏雅居的展厅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陈列室,陈设着几百件与木头有关的雕刻件,各个玲珑剔透、神魂俱现,如同一个个夸张的生命,在灯光柔和的玻璃柜里恣意张扬。陈列室中间,则是一张不大的茶台和几把南宫官帽椅。据典藏雅居的主人宁家和说,平素里他常常会独自这里喝茶凝想,任时光在茶烟中摇曳着飞走。尤其是极累的时候,一本摊开的书,一壶煮沸的水,让他可以尽享宝鼎茶闲烟尚绿的散漫与悠闲。 
 
  
  他是学音乐的,若干年前还考上了研究生,却放弃了,转向选择了红木家具这一行当。宁家和说,这个行当是一个投入产出不成比例的行当。不过没办法,家传的木工技艺,自小生活里无穷的镜像,使之对木工有一种迷恋。他是因为喜欢才选择,选择了之后才觉得辛苦。从早至晚,身体是扭曲的紧张,头脑是因紧张带来的麻木,因此,更需要那种充满禅意的环境来放松心灵,以远离那种资本、商场、利润等所谓事业俗事带来的烦恼和喧嚣。禅意入静。 
  
  
  IMG_3503_副本
  然而典藏雅居的红木家具作品里,又充满了写意,这种写意从禅意中来。书柜和书案,改变了传统的直线平行造型,用两条曲线,将主人环抱其中。案角上的绿色植物,在一片暗红色调的背景中,增添了几分生机盎然的新悦。这种空间的设计完全是写意式的。在这里,目光所及,无处不是这种自由挥洒的写意情景,从门口的宝座,再到展室内的博古架,直至每件作品,表现出宁家和对于空间的自由挥洒。写是具象的,意则悠远。 
  
  生活往往是这样,禅意和写意融合在一起,就变成了诗意。宁家和的诗意生活是由他陈列柜里的雕刻来体现的。这里有很多颇具灵性的雕刻作品,例如笑口大开的老奶奶、沉醉在音乐声中投入冥想的拉琴老者,而宁家和最喜欢的一个雕刻作品,是一个禾锄者的立像。立像不大,脸上那种无法释怀的痛苦表情夸张毕现。宁家和说,再没有一件雕刻作品可以将人的表情刻画得如此神魂凸显。这或许就是一个人内心的诗意写照。 
  
  每个人都可以痛苦,却都在穿越中找到了冥想中的生活。这就是镜像。是意中的镜子。  
a7f9ae95c9c9630160cfc36d41f_p24_mk24

分享:

红木内参
红木与生活
华木坊微店

相关文章